中国绝不能做为黑死病背锅的犹太人
1346年,欧洲黑海上的一个岛突发瘟疫。正常人一个个倒下,死亡人数很快超过活人。被感染者皮肤出现黑斑,当时的人给这种瘟疫起了个形象的名字 黑死病。 第二年10月,意大利全境遭殃。佛罗伦萨最严重,城里的9.5万人死掉了5.5万人。1348年,黑死病征服了整个欧洲大陆,连一海之隔的英格兰也没有幸免。到1348年5月,伦敦原有的5万居民只剩下3万。 当时,尚处于黑暗中世纪的欧洲人对黑死病束手无策。瘟神无孔不入、没有国界、不分种族,任何一个国家都别想豁免。治疗黑死病的方法千奇百怪:将洋葱、蛇、鸽子煮熟剁碎敷于患处;喝醋,喝泻药,喝甜酒,喝大麦汤炖金箔,甚至喝砷和水银制成的 解毒糖浆 。 各种谣言和论断开始满天飞。人们发现犹太人居然没有感染黑死病,开始怀疑黑死病是犹太人在井水里投毒制造的。他们采取刑讯逼供的方法,在瑞士日内瓦抓住了 一名投毒的犹太人 。很快,小规模迫害发展为大规模种族屠杀。在随后的二百多年里,西班牙以外的西欧和中欧,犹太人几乎绝迹。至于到底有多少犹太人惨遭杀戮,没有准确统计。 事后统计,黑死病在几年时间内夺走欧洲大约2500万人的生命,占当时欧洲总人口的一半! 现代医学已找出了鼠疫杆菌,破解了黑死病的传播途径:通过老鼠和跳蚤传播。黑死病就是臭名昭著的鼠疫,犹太人为此背了几百年的黑锅,并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。 美国堪萨斯州军营中的医院,满是染上流感的病人。 几百年后的1918年,美国北部一个村庄率先爆发了流感。当年4月,11.8万名美国士兵乘坐轮船前往欧洲战场,把流感带给了交战双方的各个国家。短短3个多月,流感就传遍全世界。 西班牙给英国的一份电报里,介绍了首都马德里出现了一种可以传染的疾病。就这样,这场流感从此就被贴上了标签 西班牙流感。在当时流行的海报中,流感的形象是一位西班牙女人。1918年美国正在和德国打仗,于是病毒也被顺理成章地被描绘为德国人。 80多年后的1997年,瑞典退休病理学家赫尔汀,在美国最早爆发流感的村庄的冻土下,挖掘出一具因流感病毒而死亡的女性的尸体。科研人员在她的肺部分离出了病毒基因全序列,分析表明:1918-1919流感,是一种甲型流感病毒变异引起的烈性传染病,而西班牙至今还在为这场导致全球约2000-5000万人死亡的大流感背黑锅,整整100年了。 戴口罩的西雅图警察,1918年12月 这就是黑死病和1918年流感的背锅故事。 600年前,欧洲把黑死病甩锅给犹太人,是因为愚昧;100年前,欧美把大流感甩锅给西班牙或德国人,是因为战争。今天的欧美政治精英们甩锅中国,则同时属于对内愚民政策+对外战争挑衅。 欧美政治精英当然懂得病毒来源于自然界(当然,也不排除来自美国实验室)。然而,他们需要引导民众如600年前那样愚昧,好为自己的无能找到借口。群众的眼睛虽然是雪亮的,但统治阶级的愚民政策也常常会蒙住他们的眼睛。据一个多月前美国的一份调查,美国接近70%的民众认为新冠病毒最该怪罪中国,可见他们的愚民政策暂时收效良好。 民众挣脱思想的枷锁往往需要时间,也需要条件。民众一旦觉醒,会爆发出反对奴役的惊人力量。这一点,已被历史反复证明过。中国的敌人是主导欧美政策制定的人,而不是欧美的普通民众,这一点要清醒。 历史看似前进了,然而又总是惊人的相似。出于600年前、100年前同样的目的,欧美正重复当年的做法,努力让自己的文明水平继续停留在黑死病、西班牙流感的水平上。 面对欧美的战争挑衅,我们绝不能阿Q政策,安慰自己他们只是街头混混的敲诈勒索,或只是为了几张选票在聒噪。中国要严肃对待,绝不能重蹈犹太人、西班牙的覆辙。

Author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